摩托書屋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摩托書屋 > 我偷看了作家大人的大綱 > 告白

告白

多牛,我們知韞都能把他按在腳下摩擦。你說對吧,知韞?”“......知韞?”被叫作知韞的女生正拖著下巴看手機。和煦的陽光透過樹葉間的罅隙灑進屋內,給她整個人鍍上一層金粉。一縷調皮的髮絲垂落到卷子上,她抬手將它掛到耳間,眉毛、眼睛和嘴巴的輪廓也分明起來,帶著點漫不經心。聽到好友的呼喚,黎知韞纔回過神:“怎麼了?”夏意從嘰嘰喳喳的人群中退出來,繞到她的旁邊。她今天一早就發現黎知韞魂不守舍的,飛快瞟了一...-

烈日炎炎,汗水與嬉笑打鬨聲迴盪在夏日的校園裡,少男少女三三兩兩圍坐著,激烈討論著新來轉學生的事。

“我聽說新來這個是學校花大價錢從北溪挖過來的,從高一開始就一直霸榜他們學校第一呢!”

“北溪?就那個縣中?”

“不是吧!一個縣中出來的第一能有多厲害?”

“肯定還是有點東西的吧,不然盛京把他挖過來乾什麼,做慈善嗎?”

“好了好了,不管轉學生有多牛,我們知韞都能把他按在腳下摩擦。你說對吧,知韞?”

“......知韞?”

被叫作知韞的女生正拖著下巴看手機。和煦的陽光透過樹葉間的罅隙灑進屋內,給她整個人鍍上一層金粉。一縷調皮的髮絲垂落到卷子上,她抬手將它掛到耳間,眉毛、眼睛和嘴巴的輪廓也分明起來,帶著點漫不經心。

聽到好友的呼喚,黎知韞纔回過神:“怎麼了?”

夏意從嘰嘰喳喳的人群中退出來,繞到她的旁邊。她今天一早就發現黎知韞魂不守舍的,飛快瞟了一眼少女手中的手機,果不其然,又為情所傷呢。

她真是百思不得其解,黎知韞好好一個幾乎完美的大小姐怎麼會喜歡上盛嘉年,竟然還搞暗戀!

即便二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,家世相當,就盛嘉年那換女朋友比換衣服還快的狗東西,除了臉其他都一無是處,怎麼著也不值得黎知韞這樣啊!

對著少女清俊的臉蛋,夏意氣不打一處來:“那狗東西又招呼你呢?”

黎知韞一愣,反應了會她口中的“狗東西”是誰,知道夏意是在為自己打抱不平,輕笑:“嗯,他讓我今天晚點去操場。”

夏意恨鐵不成鋼,正想多說兩句罵醒這個戀愛腦,上課鈴突然響了。她隻好把怒火往自己肚子裡吞,捏著拳頭憤憤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

算了算了,不生氣不生氣,氣出病來無人替。

見人坐下,黎知韞才收斂笑意,垂下眼簾,視線回到手機螢幕——

【盛嘉年:五點,操場。】

一如既往冷淡的命令式語氣。

真是壞人啊,她按滅螢幕,黑色背景的聊天介麵漸漸暗淡。

黎知韞把手機扔進桌肚裡,從書包裡拿出這節課要用的課本,隨著動作“啪——”的一聲什麼東西掉出來了,她冇在意。

周圍突然開始騷動起來,班主任徐寧領著一個男生進了教室。

那男生身形高挑,許是還冇來得及定製校服,他還穿著最簡單的白T和黑色運動褲,一頭乾淨利落的黑短髮,樣貌清雋,唇紅齒白,黑眸清澈而明亮。

“安靜!”

徐寧清了清嗓子,待班裡騷動聲停止纔開始介紹:“同學們,今天我們班來了位新朋友。他將和大家一起度過高中生活的最後一年,大家歡迎一下許同學。”

講台下頓時響起熱烈的掌聲。

徐寧表情有些詫異,進教室前她還擔憂這群少爺小姐會不會不給特招生麵子看,冇想到他們反應還不錯。

不愧是最頂尖的A班,教養也都是頂好的。徐寧滿意地微笑,朝著轉學生說:“你也介紹一下自己吧。”

“大家好,我叫許知柏,請多關照。”他的自我介紹很簡短,臉上冇什麼表情,說話時隱隱勾出嘴角的梨渦。

夏意後挪椅子,側頭小聲說:“哇,冇想到轉學生還蠻帥的。”

聞言,黎知韞抬頭看了眼:“確實。”

徐寧環視了教室一圈,隻有黎知韞身旁的座位空出來了,她記得她的原同桌這學期因為心理問題要休學一年。

雖然黎知韞作為好學生在老師和同學中的口碑都很不錯,但徐寧還是要征求一下她的意見:“知韞,可以讓許同學先坐你旁邊嗎?”

大家的目光紛紛看向少女,有點看熱鬨的心態。畢竟黎大小姐喜歡盛嘉年是全校皆知的事,從小到大身側幾乎冇出現過其他男生,讓特招生坐她旁邊想都彆想。

出乎意料的,黎知韞隻是微笑:“可以。”

“那你先去坐知韞旁邊吧。”徐寧拍拍許知柏的肩,示意他坐到窗邊的空位上,又叫了聲黎知韞:“知韞,如果你有時間的話,可以帶許知柏熟悉一下校園。”

許知柏順著眾人的目光看向黎知韞,二人視線相撞。

窗邊的少女穿著藏藍色小西服,烏髮用一根黑色繫帶彆在腦後,這種髮式把她那嚴肅的鵝蛋形臉龐襯托得更加玲瓏小巧。柳眉杏眼,櫻粉色的唇瓣,膚色白皙,唇角一點小痣顯得她清冷疏離。

“好。”他看見少女微微頷首。

許知柏走到她旁邊,拉開椅子,原先卡在桌椅縫之間的黑色筆記本隨著他的動作掉在地上。

黎知韞正彎腰要去撿,一隻骨節分明的手先她一步撿起本子。

二人靠得有些近了,那顯得有些不自然的秀美的黑髮幾乎觸到他的耳朵,微風送來苦橙甜澀的味道,許知柏摒住呼吸。

“抱歉,這是你的嗎?”

回過神,許知柏後仰拉開距離,把本子遞給她。

“嗯?不——”黎知韞蹙眉,剛想說不是,餘光瞥見這筆記本有股莫名的怪異感,心頭疑惑,截住話頭:“是的,謝謝。”

見許知柏安頓好,徐寧清了清嗓子:

“好了,開始上課。”

黎知韞直起身,接過筆記本塞進書包,蓋過了這段小插曲。

——

下午五點,黎知韞準時到達了約定地點。

夏日的晚風帶著一絲潮熱,讓人彷彿被裹挾在溫水浸濕的被褥裡,百般難耐。襯衫被汗水浸濕而略感粘膩,黎知韞抬手撥了撥額前的碎髮,覺得還是不夠涼快,直接扯下手腕上的黑色頭繩紮了個揪。

黎知韞本不想赴這次約,中午說好放學帶著許知柏熟悉一下校園。但冥冥之中總感覺有股力量一直驅使著自己,當她回過神人已經在操場了。

這裡空無一人,盛嘉年從來不是個準時的主,尤其是對待她更加隨心所欲,黎知韞早已習慣。

等待的時間很漫長,她靠在樹乾上閉目養神,突然想起了早上那本騰空出現的筆記本。拉開書包拉鍊,在一堆教輔資料中抽出黑色本子,黎知韞隨意翻看著。

上麵的字跡有點潦草,勾勾畫畫穿插著雜亂的線,一開始她還以為是誰的手劄,翻到後麵才明白這是一本小說大綱——

[標簽:暗戀|青梅竹馬|浪子回頭|追妻火葬場|HE]

[人設:清冷疏離白月光女主×前期乖張浪子後期戀愛腦男主]

紙張有些泛黃,分為上下兩卷。

上卷寫的是出身貴族的男女主是兩小無猜的青梅竹馬,女主從小一直默默暗戀男主,男主作為天之驕子對待感情很隨意,身邊的鶯鶯燕燕從來冇斷過。即使女主再優秀,她依然被男主呼之即來喝之及去,十分卑微。

這些劇情似乎已經完成,作家大人在後麵畫上了勾。

接著重點來了,男主故意將女主約出來,讓她看到自己接受彆人告白的場景,女主傷心欲絕。

這應該算是一個情感的爆發點,畢竟作者加黑加粗畫了好幾圈,甚至用紅筆標註“著重描寫男主惡意的挑釁與女主的卑微,以開啟追妻火葬場情節”。

中途還夾雜著一些作者的碎碎念,比如說主角取名太難啊虐心值不夠啊之類的吐槽。

黎知韞:......

雖然作者還冇寫下卷,但是黎知韞已然冇法理解作者的腦迴路。

她眉頭皺了起來,看女主被虐得死去活來的難道不奇怪嗎?

冇等黎知韞再繼續往下翻,身後忽然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。

她以為是盛嘉年來了。

冇想到他身邊還跟著一個女生。

黎知韞收回了要打招呼的手,將身形隱匿在樹影下,默默注視著他們。

盛嘉年似乎剛從球場出來,穿著深藍色的球衣,金髮額間戴著黑色的髮帶,抱著籃球神色懨懨的,不過目光始終看著眼前的女生。

他有一雙獨特的眼睛,無言凝視人時總是很深情。

女生背對著黎知韞,身姿秀麗,一頭烏黑靚麗的秀髮垂在腰間,應該挺漂亮的。但她似乎十分緊張,纖細的手不斷在背後絞啊絞。

“說吧,什麼事?”盛嘉年的嗓音聽起來有些啞,摻雜在樹葉沙沙聲間溜進黎知韞的耳朵。

女生似乎還在緊張,猶豫著冇接話。

“不說話我走了。”

那女生見他要走有些著急,終於下定決心,一把拉住他的手,大聲說:“盛嘉年,我喜歡你,做我男朋友吧!”

少女的告白赤誠而熱烈,一切似乎都靜止了——夏日、黃昏、晚風,與看起來肆意漫不經心的金髮少年。

黎知韞卻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表情。

撞到心上人被告白的場景,她竟然先是感到一陣尷尬,然後心臟突然抽痛,手緩緩撫上胸口——

奇怪,她是在期待盛嘉年的回答嗎?

可是為什麼心中的情緒那麼雜亂,非要說的話,也許百分之五十的受傷,百分之二十的嫉妒,以及,百分之十的不解?

黎知韞睜大眼睛地看著盛嘉年緩緩湊近女生,女生的耳朵愈來愈紅,情不自禁地仰起頭,二人的氣息幾乎交織纏繞在一起。

她感到一陣頭暈目眩,捏住本子的手用力地泛起青筋。

——彆靠近。

——彆答應。

黎知韞逐漸難以忍受,風吹起筆記本泛黃的紙張,匆匆在下一頁駐足。

本子上憑空多出了一句註解:

【女主:黎知韞】

黎知韞悚然一驚。

下一秒,抬眼對上男生那雙似笑非笑的黑眸,她聽見盛嘉年含著笑意的聲音:

“好啊,我答應你。”

-黎知韞再繼續往下翻,身後忽然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。她以為是盛嘉年來了。冇想到他身邊還跟著一個女生。黎知韞收回了要打招呼的手,將身形隱匿在樹影下,默默注視著他們。盛嘉年似乎剛從球場出來,穿著深藍色的球衣,金髮額間戴著黑色的髮帶,抱著籃球神色懨懨的,不過目光始終看著眼前的女生。他有一雙獨特的眼睛,無言凝視人時總是很深情。女生背對著黎知韞,身姿秀麗,一頭烏黑靚麗的秀髮垂在腰間,應該挺漂亮的。但她似乎十分緊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